思路客小說網 > 首輔家的長孫媳 > 第291章 新婦舊識

第291章 新婦舊識

作者:剎時紅瘦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推薦閱讀:特種兵在都市林氏水滸神話版三國大清隱龍雷武迷失在一六二九無敵天下宋末之亂臣賊子
思路客小說網 www.zjizj.com,最快更新首輔家的長孫媳最新章節!

    晉國公府和葉萬頃非親非故,董姑娘當然是不會來這場婚禮道賀的,六皇子今日雖然是儐相,可并沒正式迎娶董姑娘過門,當然不會“攜眷赴宴”,蔣氏這一問問得奇怪,讓梁氏不知應當如何回應才好了。

    春歸笑道:“娘子難道邀約了董姑娘同行不成?”

    蔣氏方才醒悟過來自己那一問毫無道理,干咳兩聲不言語了。

    女客中另一位鄉紳門第的少婦,早便不憤蔣氏的目中無人,這時眼瞅著蔣氏鬧了笑話,忍不住譏諷道:“董姑娘堂堂公侯嫡女,哪里會和庶出交識,蔣娘子怕是對董姑娘仰慕已久,只奈何不得機緣結交,今日聽說周王殿下為葉郎儐相,以為總算有了機會,卻疏忽了周王殿下還沒有大婚呢,董姑娘又怎會與殿下同行。”

    春歸眼看著蔣氏就要勃然大怒,心中直叫“糟糕”,生怕她兩個爭執起來,毀了葉萬頃好好一場婚禮喜宴,但她今日一來也是賓客,再者也與這兩個是初次蒙面,不知這兩個的性情,話說得太婉轉,恐怕于事無補,說得太重,又恐怕火上澆油,分寸實在難以把握。

    正遲疑,可好六皇子的宮人又領進來一位賓客,向諸位引薦道:“這位是木末姑娘。”

    葉萬頃交識的人,年紀和他不會相去太遠,縱使是娶妻生子,子女還不夠婚配的年紀,所以今日赴宴的女客,大無必要帶著女兒出席交際,于是女客們均為“娘子”,沒一個“姑娘”,突然進來一位“姑娘”,且還是單身赴宴,這情形就很有幾分離奇了。

    眼看就要爭執起來那兩位,注意力都轉移到來客身上,一場糾紛就此彌消。

    春歸卻對“木末姑娘”的大名已經是如雷貫耳了,眼睛早就看了過去。

    來人約是雙十年華,身段窈窕高挑,著水紅綾襖月華裙,佩系青絳芙蓉白玉,梳桃心髻,簪倒垂珊瑚珠花。眉目尤其清冷,眼光到處,似回風卷雪,凝睇之時,如深穴冰晶。

    她看人不以白眼相向,然孤高不容近褻之態,更勝洛神仙姬俯視眾生。

    春歸曰:好個美人。

    梁氏顯然不知木末姑娘的來頭,就更不說蔣氏等等,心里狐疑更增,偏那宮人也不作更多的解釋,只是把人帶到,就轉身出去了。

    倒是有個平民出身的女客,也不知是不是聽丈夫說過木末姑娘的來頭,她問道:“可是東風館的木末姑娘?”

    木末沖她稍稍一卷唇角,意為默認。

    那一群女客頓時竊竊私語。

    蔣氏身邊兒的婢女湊上前耳語幾句,這位娘子立時柳眉倒豎,轉身對春歸及梁氏憤然道:“青樓楚館的賤妓,有何資格與我等共坐同席?咱們也不需得這類貨色斟茶倒酒,獻唱淫詞艷曲!”

    春歸:……

    這場面似乎越發沒法收拾了。

    就連梁氏都輕輕蹙起眉頭,不再關注木末,顯然心中也是介懷的。

    卻聽木末冷笑道:“既然不憤,大可拂袖而去,只怕娘子不敢這樣任性胡為。”

    一句話卻把蔣氏噎在了原地。

    她雖出身官宦之家,但父親可稱不上位高權重,且她還只是個庶女,嫁給世族子弟,丈夫雖無心科舉

    ,至今仍是白身,可門楣卻也遠遠不是她的娘家能比,丈夫既視葉萬頃為知交,就不容得她失禮人前,更何況……今日淄王、周王可都是葉萬頃的儐相!

    木末既是主家邀請的賓客,說明和葉萬頃交情不淺,倘若自己在這兒鬧事離席,葉萬頃必定會遷怒丈夫,要說來葉萬頃一介白身貧寒反目也就反目了,可他偏偏就是淄王、周王還有趙修撰的知交,得罪葉萬頃,就相當于把兩位親王和太師府一同得罪,這不是蔣氏能夠承受得起的后果。

    外強中干的蔣氏訕訕不再言語,梁氏卻很看不慣木末的張狂,她站了起身:“咱們換個地方說話吧,省得擾了木末姑娘的清靜。”

    蔣氏連忙跟上,終于找回一些底氣來,把木末橫了一眼。

    春歸也起身,打算隨大流。

    她對青樓藝伎并無成見,比如江心姑娘,她還極其樂于交往,但木末的性情太孤高,她可無心親近,她從來可都覺得熱臉倒貼冷屁股自討沒趣的行為十分愚蠢。

    卻聽木末道:“顧娘子還請留步。”

    這下子留步的人就不僅僅是顧娘子了。

    春歸輕輕蹙眉,看向木末:“姑娘認得我?”

    “我在東風館,便常聽人說起顧娘子貌美出眾,今日見諸位,也確只有顧娘子符合市井通俗的贊嘆,雖是初次蒙面,便知道你必然就是逕勿的妻子,我今日之所以答應赴宴助興,其實就是為了來見顧娘子一面與顧娘子一敘。”木末云淡風清的說道。

    這話當然讓春歸覺得十分刺耳。

    什么叫“符合市井通俗的贊嘆”?言下之意就是指庸脂俗粉!

    無怨無仇的出口就是暗箭傷人,春歸深覺惱火,于是反唇相譏:“姑娘既是來助興的,那就該去外院,我與姑娘素不相識,姑娘即便是想與我結交,也該先遞帖子,今日是葉郎新婚大喜的酒宴,我為賓客,不好喧賓奪主的,等我收到姑娘的帖子,再考慮什么時間合適與姑娘一敘吧。”

    你讓我留步我就留步?你讓我和你一敘我就和你一敘,趙大爺都沒那么大的臉,你有?春歸嗤之以鼻。

    蔣氏挨了木末一噎,終于是到春歸把對方搶白一番后才緩過心口憋著的怨氣,轉身離開時,也忍不住譏笑道:“我道葉君怎么會在大喜之日請個妓子作客呢,原來是請來陪酒助興的,這也就難怪了,葉君雖然不是世族子弟勛貴之后,但今日喜宴,可是邀請到了皇子親王以及諸多貴客,少不得這些陪酒助興的人。可笑的是那妓子還真把自己當根蔥,竟敢挑釁顧娘子,直呼趙修撰的表字,顯得她和趙修撰有多熟識的模樣……”

    春歸直視前方暗中哀嘆:蔣娘子可真會給人添堵啊。

    她總算是后知后覺的醒悟,今日蘭庭和木末可必定會見面了,原本就是青梅竹馬,如今還久別重逢,眼看著要同席共飲……

    好個葉萬頃,他把木末叫來陪酒助興是幾個意思?!

    春歸在這兒滿腹牢騷,卻沒想到葉萬頃迎回新娘、共拜天地、送入洞房,進行完一系列的過場去外院宴客時,冷不丁瞅見木末竟然在席,也是吃驚得幾乎沒有失手砸了酒杯。

    一把拉了蘭庭,避開閑雜,連聲的解釋:“我可沒叫木末來,我連喜帖都沒送

    給她,她今日怎么在這兒?”

    解釋時,眼睛已經睨向六皇子周王殿下。

    把這位都唬得跺腳擺手的:“萬頃看我干嘛?我多久沒去東風館了?木末今日來,可不關我的事!逕勿,你是知道的,那回我可就把你問明白了,知道過去都是我的誤解,你如今已經是移情別戀……呸!我一著急就嘴瓢了,什么移情別戀,你對木末根本就沒有別的心思,我既然知道過去是我多想了,如今你和嫂夫人才是兩情相悅,還哪里敢叫木末來添亂?真和我沒有一絲一毫的關系!”

    “逕勿你對木末一直沒有別的心思?”葉萬頃反而驚奇了。

    六皇子連忙指著他:“逕勿,看看吧,誤解的人可非我一個。”

    “逕勿,你別管我以前怎么想的,總之經過上回息生館的宴集,我也明白你是移情……呸!都怪無涯客,害我也嘴瓢……總之是,我能看出你一心一意是想和弟妹安生渡日的,哪里能夠給你添亂呢?我是真不知木末今日會不請自來。”

    蘭庭看著他兩,十分冷靜:“來就來了吧,犯得著驚慌失措?”

    丟下面面相覷的兩個損友就去屢行他儐相的職責了。

    又說春歸,終于等到“瞻仰”新娘容顏的時刻,但一眼看去的時候就怔住了。

    竟然是個熟人!!!

    婚床上坐著的那個大紅喜服的新娘,也對春歸露出了一個熟人的笑臉,落落大方地打招呼:“又和顧娘子見面了。”

    蔣氏便問:“怎么?顧娘子和新娘是舊相識?”

    春歸終于是回過神來,笑應:“在汾陽時就有過一面之緣。”

    至夜間,春歸與蘭庭回到息生館,當說起這件事時仍然嘖嘖稱奇:“真沒想到萬頃君的新婦竟然是馮姑娘,當初她的姐姐王三奶奶帶她來汾州府衙時,口口聲聲說我和馮姑娘有緣,我也沒往心里去,誰知日后還真有見面來往的緣份。”

    “聽萬頃兄說新娘原籍也是汾陽,我也不曾在意,就沒和輝輝提起,怎么你們倒是早已見過面?”蘭庭亦覺巧合。

    春歸眼睛里全是笑意:“我沒和逕勿說起過么?王久貴的三兒媳,那位王三奶奶見了逕勿之后,好感就像濟南的趵突泉水上涌不絕,后來知道了逕勿竟然是知州長子,忙不迭便帶妹妹來相看。”

    其實仔細想想,她那時好像的確沒有對蘭庭提起過這一茬事兒,一來沈夫人已經推拒了王三奶奶的提議,再者……她那時和趙大爺可不算熟識,心想要是沈夫人看中了馮姑娘,自會對大爺講,事情既然沒成,她專門還說來聽,豈不沒事找事?

    蘭庭也從春歸這話里聽出幾分醋壇子打翻的酸意,覺著樂趣直想發笑,偏拐了話題:“輝輝還知道濟南府的趵突泉啊?”

    “看過一本游記,也讀過趙子昂的詩作,其中‘平地涌出白玉壺’一句,可謂把這奇景描寫生動了。”

    “可惜我今日雖說陪著新郎去迎親,新娘出來時卻頂著紅蓋頭,沒能看見新娘的模樣。”話題忽地又拐回來。

    剛剛扶起的醋壇子就又倒了,春歸眉梢一挑:“喲,聽大爺這意思,可是遺憾懊惱那時在汾陽錯過了會面,如今佳人另結良緣,因此失之交臂實在扼腕嘆息?”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首輔家的長孫媳內容均來自互聯網,思路客小說網只為原作者剎時紅瘦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剎時紅瘦并收藏首輔家的長孫媳最新章節

和信彩票| 亚洲官网 澄城县| 朝阳区| 锦州市| 玉树县| 上饶县| 桂平市| 鹰潭市| 林周县| 柞水县| 新田县| 仙桃市| 遂川县| 商河县| 沙坪坝区| 佛冈县| 临海市| 田林县| 长阳| 连平县| 会泽县| 千阳县| 虹口区| 剑阁县| 三河市| 普兰店市| 措勤县| 太仆寺旗| 洛扎县| 惠来县| 桐梓县| 宜都市| 台江县| 铁力市| 社会| 黎平县| 济宁市| 平邑县| 呼和浩特市|